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→网站之声
《致加西亚的信》

  在一切关于古巴的事件中,有一个人最让我忘不了。

  美西战争爆发后,美国必须立即跟西班牙的反抗军首领取得联系。加西亚在古巴丛林的山里——没有人知道确切的地点,所以无法带信给他。然而美国总统必须尽快地获得合作。

  怎么办呢?

  有人对总统说:“有一个叫罗文的人,有办法找到加西亚,也只有他才找得到。”

  他们把罗文找来,交给他一封写给加西亚的信。关于那个叫罗文的人,如何拿了信,把它装进一个油纸袋里,封好,吊在胸口,三个星期之后,徒步走过一个危机四伏的国家,把那封信交给加西亚——这些细节都不是我想说明的。我要强调的重点是:美国总统把一封写给加西亚的信交给罗文,而罗文接过信之后,并没有问:“他在什么地方?”

  像他这种人,我们应该为他塑造不朽的雕像,放在每一所大学里。年轻人所需要的不只是学习书本上的知识,也不只是聆听他人的种种指导,而是更需要一种敬业精神,对上级的托付,立即采取行动,全心全意地去完成任务——“把信送给加西亚。”

  加西亚将军已不在人间,但现在还有其他的加西亚。凡是需要众多人手的企业经营者,有时候会因一般人无法或不愿专心去做一件事而大吃一惊。懒懒散散、漠不关心、马马虎虎的做事态度,似乎已经成为常态;除非苦口婆心,威逼利诱地叫属下帮忙,或者,除非奇迹出现,上帝派一名助手给他,否则,没有人能把事情办成。

  不信的话我们来做个试验:此刻你坐在办公室里——周围有6名职员。把其中一名叫来,对他说:“请帮我查一查百科全书,把某某的生平做成一篇摘录”。

  那个职员会静静地说:“好的,先生,然后就去执行吗?

  我敢说他绝不会,反而会满脸狐疑地提出一个或数个问题:

  他是谁呀?

  他过世了吗?

  哪套百科全书?

  百科全书放在哪?

  这是我的工作吗?  为什么不叫查里去做呢?

  急不急?

  你为什么要查他?

  我敢以十比一的赌注跟你打赌,在你回答了他所提出的问题,解释了怎么样去查那个资料,以及你为什么要查的理由之后,那个职员会走开,去找另外一个职员去查某某的资料,然后,会再回来对你说,根本查不到这个人。真的,如果你是聪明人,你就不会对你的“助理”解释,某某编在什么类,而不是什么类,你会满面笑容地说:“算啦。”然后自己去查。这种被动的行为,这种道德的愚行,这种心灵的脆弱,这种姑息的作风,有可能把这个社会带到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危险境界。如果人们都不能为了自己而自动自发,你又怎么期待他们为别人采取行动呢?

  你登广告征求一名速记员,应征者中,十之八九不大会拼也不会写,他们甚至不认为这些是必要条件。这种人能把信带给加西亚吗?

  在一家大公司里,总经理对我说:“你看那职员。”

  “我看到了。他怎么样?”

  “他是个不错的会计,不过如果我派他去城里办个小差事,他可能把任务完成,但也可能就在途中走进一家小酒吧,而当他到了闹市区,可能根本忘了他的差事。”

  这种人你能派他送信给加西亚吗?

  近来我们听到了许多人,为“那些为了廉价工资工作而又无出头之日的工人”以及“那些为求温饱而工作的无家可归的人士”表示同情,同时把那些雇主骂的体无完肤。

  但是从没有人提到,有些老板一直到年老,都无法使那些不求上进的懒虫做点正经的工作,也没有人提到,有些老板长久而耐心地想感动那些当他一转身就投机取巧的员工。

  在每个商店和工厂,都有一个持续的整顿过程。公司负责人经常送走那些显然无法对公司有所贡献的员工,同时也吸引新的进来。不论业务怎么忙碌,这种整顿一直在进行着。只有当公司不景气,就业机会不多,整顿才会出现较佳的成绩——那些不能胜任、没有才能的人,都被摈弃在就业的大门之外,只有最能干的人,才会被留下来。为了自己的利益,使得每个老板只保留那些最佳职员——那些能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。

  我认识一个极为聪明的人,他没有自己的创业能力,而对别人来说他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价值,因为他老是疯狂地怀疑他的雇主在压榨他,或存心压迫他。他无法下命令,也不敢接受命令。如果你要他送信给加西亚,他极可能回答:“你自己去吧。”

  当然,我知道像这种道德不健全的人,并不会比一个四肢不健全的人更值得同情;但是,我们也应该同情那些努力去经营一个大企业的人,他不会因为下班的铃声而放下工作。他们因为努力去使那些漠不关心、偷懒被动、没有良心的员工不太离谱而日增白发。如果没有这份努力和心血,那些员工将挨饿和无家可归。

  我是否说得太严重了?不过,当整个世界变成贫民窟,我要为成功者说几句同情的话——在成功机会极小之时,他们引导别人的力量,终于获得了成功;但是他们从成功中所得到的是一片废墟,除了食物之外,就是一片空无。

  我曾为了三餐而替人工作,也曾当过老板,我知道这两方面的种种甘苦。贫穷是不好的,贫苦是不值得推介的,但并非所有的老板都是贪婪者、专横者,就象并非所有的人都是善良者一样。

  我钦佩的是那些不论老板是否在办公室都会努力工作的人,我也敬佩那些能够把信交给加西亚的人。静静地把信拿去,不会提出任何愚蠢的问题,也不会随手把信丢在水沟里,而是不顾一切的把信送到这种人永远不会被解雇,也永远不会为了要求加薪而罢工。文明,就是为了焦心地寻找这种人才的一段长远过程。这种人不论要求任何事物都会获得。他在每个城市、村庄、乡镇,以及每个办公室、商店、工厂,都会受到欢迎。

  世界上极需这种人才,这种能够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。